书坛精英系列•李雪梅

李雪梅,女,1975年12月25日出生。大学本科学历。1999年9月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现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吴门书社社员,山东青年书协理事,山东青年草书委员会委员。现就职于烟台理工学校。
2011年——2014年中书协培训中心李双阳导师工作室系统学习书法。

作品入展、获奖情况:
2012年——2015年连续三年入选中书协培训中心优秀作品展
2013年7月入展首届“三苏奖”全国书法展(中国书协主办)
2014年9月入展山东省第二届妇女展
2016年11月入展中国书坛第八届新人新作展(中国书协主办)
2017年3月入展全国第二届临帖展(中国书协主办)
2018年8月首届“华珍阁”杯金刚经书法展逸品奖
2018年8月入展“卫夫人杯”全国妇女书法展
2018年10月入展第三届山东青年书法篆刻小品展
2019年9月墨子文化奖全国书法展获奖
2020年9月入展“尊亨瑞园杯”山东省青年书法篆刻大赛作品展
2020年12月入展感恩杯·第四届全国孝文化书法展

李雪梅的小楷书体意识

董水荣

        我一直把李雪梅视为山东最会写小楷的女书家。不仅仅因为她有超常敏锐的小楷感觉,而且有脱俗的小楷表现能力。我感叹她有比常人更自觉的书体创作意识。从钟繇系列到王羲之系列再到王献之,往后到禇遂良系列,无论涉足什么系列,表现什么风格,李雪梅始终都能保持那种楷书帖学的纯粹性,始终都能让经典的底色不因自己的转换而褪色。而这绝非是一般的书法家所能做到的。

      强化书体的意识
      我们常把小楷当作书法创作的基本功看待,对小楷的创作会在其他书体创作之前有一段集中的临习与创作,或在创作之余写写小楷。当然也有不少女作者钟情小楷的书写,享受着安静典雅的书写体验,享受着一点一画清爽的节奏。一旦作者掌握了一种书写技术之后,就不再拓展小楷的精神表达,最终停留在一种风格里原地踏步。无论在重大的国展上获奖多少,小楷精神的表达却从未有过突破。
      李雪梅的小楷书体意识,显然要比其他作者强,她是从其它书体的学习之后,再转入到小楷的研究中来,并且心无旁骛。她顺着小楷发展的源流,潜心研习,如果不是强烈的书体意识,她不可能一一临习那么多经典小楷作品。从现在流传的作品看,钟繇是由隶书向楷书过渡的关键性人物,如果追根溯源钟繇的小楷是不能随意的跳过。其小楷隶法遗痕十分明显。要临习这种笔势、笔法、笔调,其难度可想而知。但是她还是沉下心来,推敲揣摩,做一种有深度的体验。
       王羲之的书法与钟繇楷书有着血脉之缘,她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王羲之系列小楷的研习上。几乎王羲之所有传世小楷她都临过,并且一临再临。尤其对《黄庭经》、《乐毅论》等名帖长年累月研习。我们可以在宋刻丛帖中见到王羲之上一辈的王洽、王郗鉴、郗超、庾翼等人的楷书。这些楷书的基本特质与钟繇是十分贴近的,古质带有隶书意味,基本上体现了两晋时期楷书的面目。楷书到了王羲之这里发生了质变,将带有隶意的“古质”变为“今妍”。站在笔法的角度纵观王羲之书法演变的过程,王羲之的用锋由粗率不断走向精微。其中尖锋用笔(充分利用笔锋的弹性)是王羲之楷、行、草系列书体走向“今妍”最重要的笔法改革。在小楷上同时强化了提按的用笔方式。研习王羲之经典之后,她顺流而下的研习王献之的《十三行》。前段时间,她在网络课堂上讲解并演示王献之的《十三行》,她的作品有着典型的《十三行》结体特征,中宫紧密而四周舒展,有超拔、劲挺、飘逸之味。《洛神赋十三行》在体势上变化王羲之方正的特征。由于尽其笔势,延伸锋力。楷书的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的方正体势变成了修长的体势,特别是撇捺的舒展给人神采飞扬。
      最近她又开启了对初唐楷书的系统深入,可以说当代一流的楷书名家,都会在初唐楷书上下一番大功夫。管峻、洪厚甜、李啸六十年代三种不同楷书取法途径的名家都在初唐楷书上汲取了丰富的养分。这里面蕴含着重大的启示,初唐楷书在成熟的小楷体系上,走向了中楷的转换,一批中楷经典之作奠定了初唐楷书的繁荣。同样初唐中楷对魏晋小楷的创作起着参照作用。这也许可以视为李雪梅小楷书体意识的一种拓展。这种拓展,可能并不来自参照的自觉,但是她对楷书帖派源流的梳理是肯定的。正因为她有着较为自觉的小楷书体发展意识,才会这样扎实的顺着小楷的源流做功课。由此也锤炼了她坚实磊落的小楷功底。

      格高意古的追求
      我们看到许多小楷女作者,都有一种引人入胜的细腻,这一点似乎整体上要比男作者更有优势,这是女人的天性所致。,但个别男书家例外。这一点李雪梅在女书家中并不具备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小楷审美追求不一样,小楷表达的格局不一样,使她能在看似平静的小楷作者群里凸显出来。
      李雪梅的小楷,点画非常的坚实,带有一种金石气,虽然她的楷书是纯粹的帖派取法。这不同于一般的作者有了一定基础后,定位在元人小楷或明人小楷上。元明两代小楷清新妩媚,而且精灵讨巧,使得这类小楷在一段时间内颇受国展的青睐。但李雪梅的小楷,最得力于王羲之的精要,又得钟繇骨力。她的小楷在点画形质上非常沉着踏实。深入观察,其实从起笔处她就有点与众不同,斜切入笔,摆正笔锋,这一动作不同于尖锋入纸“直过”的轻巧,暗合碑派的起笔方式,只是没有碑派起笔那种垂直的切角而已。这种起笔切入会形成一定的笔画宽度,摆正笔锋后中锋运笔,点画自然厚实。这也正是她的小楷给人带来金石味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也在看到她在钟繇身上做足功夫,可以获得小楷金石意味的表现基因。金石味还与其擅长使用简短笔画有关。李雪梅的小楷初看并不讨巧,但她有独具简短笔势的特点,简短构成了整个用笔的简洁果敢,同时又有笔短意长的干练。果敢的书写气质确实显示了非凡的小楷格调,也在技术层面上提供了保障。在帖系楷书中,能写出磊落的金石气,这是她的一种特质。
      从体势上来看,李雪梅的小楷方正,有古厚的意趣。我在她的大量作品中看到,虽然结字的形态丰富多样,但有一种稳定的方正意象,占据了她的主体特色。从小楷体势看,自王献之《十三行》笔势舒张,体势瘦劲,一改其父体态饱满、匀整,无强烈的聚散对比的特质,对初唐中楷的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在中唐之后的《灵飞经》都受其影响。明代王宠小楷意回魏晋,回到方正的体势里,笔画也有王羲之的那种坚实简短的古意,但王宠多了几分的写意轻松的笔势映带。
      钟繇小楷脱化于隶书,方正甚至还带有扁平的隶书高古的意味,到了王羲之通过强化提按获得调锋的用笔方式后,楷书走向了方正的体势。由此小楷的高古的格调与方正的体势互为表里,也为小楷语言的表达在体势上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这种方正的体势,我的理解更多源于她对王羲之楷书的临习与熏陶。选择一方面是对王羲之小楷根源的信仰,一方面是审美上的选择。值得一提的是方正体势的小楷,在当下展厅里并不讨巧。一方面从笔画的精细上并不觉得有元人小楷的尖锋摇曳的精致,另一方面也没有外向舒展的姿态。所以很多的小楷作者并不愿意过久的停留在王羲之风格的小楷上。
      李雪梅方正的小楷体势,纳到自己的审美格局中,这实际上赋予了她在小楷书写中统一的精神秩序和统一的审美意趣。首先,方正的体势既是一种表现方式,同时也正是对当下妩媚甜俗的小楷口味的“反观”。这种体势使小楷自然而然地具有了与当下不同流俗的审美意味,也就让人觉得她的小楷有种丈夫气。其次,方正的小楷体势,没有刻意营造字内空间的聚散变化,保持了古意,如果在结构的内部空间用变化的手段,很容易太“现代”。我们可以看到她的临作在方正的构架下,笔画与笔画之间的连接比较紧凑,气息更完整,但在创作中,笔画与笔画的连接,常有松散的感觉。这可能在方正的与通透的理解关系处理上还没有找到契合点。

      个性表达的探寻
      小楷创作的个性表达非常具有难度。小楷在相对统一的书写节奏里,稳定的结构体势和用笔要求,性情的表达受到很大的局限。但是古人的小楷还是能表达出不同的性情。《书谱》:“写《乐毅》则情多佛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史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同样王羲之的小楷,不同的作品有不同的情感表达。试想当代能有几人能在小楷的创作有着丰富个性的表达。大都只是在取法与风格上的分类而已。我们发现,明清小楷书家带有个人比较稳定的风格,这种风格是在个人行草用笔与体势的基础上形成的,所以在行草、小楷的书风上有着高度的统一性。
      同样在个性视角上看李雪梅的小楷创作,不难看出,她还没有写出自己真正的精神特性。但是可以看到她的努力,这种努力我也视为一种极其珍贵的品质。不像大多数作者,躲在别人的影子里重复地书写。李雪梅的小楷在个性表达的探寻上存在三个问题。第一,虽然意古格高,但还是处于对古人模拟的创作状态。也就是说,她的小楷格调还是古人的格调,还无法形成自己个人的高品味的精神表达。尽管她的小楷对中唐以前的小楷多有深入的临习,更多是在如何写精准的技法上下功夫,还缺少如何表达的视角与审美上下功夫。作为小楷个性的表达,更需要对小楷语言的特性,耐心的体悟和系统的审美训练。第二,个性的表达也需要丰富而灵活的技法调度。李雪梅在小楷的技法临习上积累了比较丰富的书写技法,但是从一种技法转换到另一种技法时,调度的能力还不成熟。这可能跟书法意识有关,难道风格只是稳定的技法惯性?难道只是别于他人的辨识度?实际上我们看古代书法家的作品,风格更多是一种精神向度,风格之下作品之间的技法变化还是非常丰富的。没有自由变化的小楷技法的调度,无从言及有个性的表达。第三,近期大量的初唐中楷的临习与训练,但笔调与体势难为小楷之用。这种转化还没有找到之间的契合点。当然对于初唐中楷的临习未必要为小楷而用。在这里,一方面小楷中无从融入中楷的语言,另一方面带着小楷放大的方式写中楷,给人有种简单而空洞的感觉。这些探寻也可视为李雪梅楷书个性表达所作的努力。
      我之所以直率地说出李雪梅小楷创作的问题,是因为她的小楷创作值得期待。我看到她既有深扎根基的品性,又有非同一般的小楷志向。同时显示了不同于一般作者的创作实力与魅力。


作品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