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坛精英系列•张长峰

张长峰,别署晋风堂,散云轩;1976年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协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首届国展精英,北兰亭书友会创始会员,四溟书会成员,临清市政协委员等职。
作品入展全国第十、十一届书法篆刻展,首届中国电视书法大赛(优秀奖),全国第二届北兰亭电视大赛(优秀奖),首届中国瘗鹤铭奖,全国首届新时代证券杯书法作品展(二等奖),敦煌杯,乌海杯,刘禹锡杯,草书展,正书展,百家精品展,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大型书法展等单项展20余次,以及省书协主办的首届国展精英书法作品展,首届十杰青年书法作品展,第六届书法作品展,首届牡丹奖书法作品展,首届青州奖书法作品展,第六届青年书法作品展等。
作品散见于《书法报》、《青少年书法报》、《书法导报》、《美术报》、《东方艺术》、《国尚》、《中国书画博览》、《水墨味》等多种报刊杂志及各大专业网站,并被全国多家博物馆、美术馆收藏。


涵养字中天

      长峰生于农家,为了生计而少年自立,因此在他朴素真实的性情中更有一份难得的坚毅与豁达。骨感的现实并没有消解丰满的理想,反而成为他进学求艺的动力。长峰自问道以来,人品艺品皆为同道赞许,这是非常难得的。中国的文艺传统中讲究的“德成而上,艺成而下”的评判标对于当代艺术家似乎苛刻了些,但愚以为艺术的传播归根到底还是通过人与人的传播来完成,所谓“修德立诚”,“德佩名立”。故多结善缘,律己宽人,不以得失为怀,也是成功书家应有的素养。长峰能认识到这些,并能从善如流,诚属不易。
      长峰工行草书,众人皆知,而事实上,他对于篆隶书的研习早在十多年前就达到比较高的水准,且一直持续至今。观其近期作品更是得汉碑神韵,大气沉穆,尤其吸收尹秉绶、邓石如隶书之精髓,同时以自己的笔意与意趣书写,抛却了时下的隶书习气,善于在结体和用墨上赋予自己的独特思维,呈现出自己的独有韵致,实在难能可贵。这样坚实的书写基础给他行草书的最大影响便是点画的丰实坚韧和篆籀笔意所带来的圆融畅达。另外难能可贵者,正有如古人所言“作草如真”的敬畏态度。虽然行草书所传达的形态看似逸笔草草,不修边幅,实则点画内起讫要分明,使转间向背须得宜,方可言“达其性情,形其哀乐”。如果认为行草书就是对文字的毫无节制的快写,舍弃了法度,以至于虽纵情使墨,而狂怪浮薄之态尽显于纸上,那便离它越来越远了!古人书写时的放纵依靠的是法度纯熟后的“不见全牛”,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而对此尺度的把握则须习行草者长期不断的专注与印证,通晓理法,涵养性情。显然,长峰目前所做的功课,正是明理合道的前期积累。他习草以《书谱》筑基,旁涉旭素,于行书远取王右军《圣教序》,下探苏东坡、赵子昂,近人白蕉的散淡超逸也时时现于笔下。长峰多年的勤苦修习,对笔法字法的关注让他收获了耀目的佳绩。然而,一件经典的行草书作品除了用笔结字的合理性之外,尚有纷纭莫测的势态和顺理成章的连贯性。古人谓“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一点一画,因势而生字,因字而成篇,就中自有更深邃的理法规律。此外,读书行路,涵养文心,则会让书写从技法的丛林里飘逸而出斑斓的色彩和不尽的余味。作为同道,我想我们都应该让作品有这样的色彩和余味。
      与长峰交往十余年,我了解他于书法有虔敬的归属感,且有得陇望蜀般的欲望和决心。至于今后的习书方向,稳健笃实的长峰想必早已成竹在胸了。此中消息,我们还是在他近期的这些书作中慢慢回味吧! 

                        方建光  于寄芸堂


作品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