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坛精英系列•张建祥

张建祥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行草委员会委员
河北美院特聘教授 
淮阴区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淮阴书画院副院长
 1978年生于江苏淮安
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展览:第十二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书法篆刻展、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二届扇面展、全国第二届隶书展、中国全国首届临帖展、全国第二届册页展、全国第二届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首届行书展、全国首届草书展、长江杯全国书法篆刻展、生态大连全国书法篆刻展、魏晋风度山西芮城国际书法节、第二届平复帖杯全国书法展等30余次;
书法作品入展获奖西泠印社、中国书法院和其他省书协主办的的的展览:中国书法院奖32强、西泠印社第二届国际艺术节———扇面展、西泠印社首届国际艺术节———中国书法大展、首届“北极阁”全国书法展优秀奖、第二届“黄庭坚奖”全国书法展获奖提名、首届四堂杯书法大展三等奖、第三届“梁披云杯”全国书法大赛行书组获奖、第三届“康有为奖”全国书法大展、第三届“商鼎杯”全国书法篆刻大奖赛银奖、第五、六、七届青年书法篆刻展金奖、2016年江苏省优秀青年书法家作品展、第四届林散之·江苏书法双年展、第二届江苏书法奖、中国书法大厦杯全国书法大赛等30余次。
作品被多家文博单位收藏。

风规自远 妙造于时
——张建祥书法艺术新说
冯剑星

      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余读《论语》至此,于书法所不解处,豁然开朗,欣然而有所得,亦顿悟于心也。夫翕如者,书之法当如是也,非翕如不足以抒情;纯如者,书之理当如是也,非纯如不足以见源流;至于皦如者,乃书之貌也,非皦如不足见其形质;此三者所成者,乃绎如也。绎如者,书之意也,非绎如不足知其深远。余此论虽有穿凿之嫌,然闻乐之意,挥毫之理,大抵其意相通者,其理也为一也。
      余同淮安张建祥先生私交十余年,昔年论其书作无非形而下者之语,不足见其翰墨精神之所在也。浮云流水之间,世事变迁无数,不胜感慨以系之,今再读其新作,当以神而上者之语论之,是以合乎孔子“味韶”之意也。
      明人《溪山琴况》有语曰:试一听之,则澄然秋潭,皎然寒月,湱然山涛,幽然谷应:始知弦上有此一种清况,真令人心骨俱冷,体气欲仙矣。余早年每批览建祥兄之作,亦尝有此会意处。彼时,其游心于二王之间,以清逸之笔,作典丽之字,耽心出入晋人法帖,所得者是此一个“清”字。虽自笔法纯熟,意态妍丽,然如淮阴侯未得志时,布衣长剑落魄于风尘之中,虽能临流照影,气度不凡,然所得仅是漂母之一餐,惜未成家数也。然其风神之所在,独立不迁,亦多有人所不到处也。
      奏流水以何惭,幸故人之无恙。忽忽十余载,余浪迹于淮海之间,江湖舟小,兄弟情长,而今再读建祥兄之作,尽见其笔墨澄净,旷然无尘,亦有明月在天,大江入窗之境界。所谓“唯涵养之士,淡泊宁静,心无尘翳,指有余闲,与论洗希声之理,悠然可得矣。”其近年由晋入宋,由宋绍明,既以右军为宗,复从南宫为业,后入董香光诸家之堂奥,以意写韵,以韵写趣,如此反复印证,取舍之间,“静穆”之气生焉。其心静则意远,神闲则笔清,雪浮躁之气,涤烟火之想,澄神内视,清光外发,由此可见建祥兄翰墨襟怀之静气矣。
      昔人论书,必以洗俗为第一难事,然又以读书为第一大事。非读书不能洗俗。若人品既磊落,胸次高洁,澡雪精神,书卷之气,烟霞之事当不求既获也。是以建祥兄笔墨所以高妙者,其胸次有之,读书有之,人书之妙,当在人情之中,笔墨之外也。其笔墨之清者,如秋水洗眼,海天吐月;其笔墨之静者,如大壑幽光,太古希声,清静二字,涵养于其指间也,岂他人所能求者?
     《桐阴论画》有句曰:尤为精诣工细之作,仍能纤不伤雅,绰然余妍。今之宗帖诸家,能得此语之妙者,大有人在。然若以“古秀冲和”四字裁之,得之者鲜矣。能以古为秀,化冲为和,方是帖学之高手。余每以建祥兄为当今中青年书家中“宗帖”之拔灯手。帖之难者,气格也,精神也,笔法也,意趣也。若气格不古,精神不秀,终难梦见古贤之真实处。精工者易,古秀者难。至于冲淡二字,更是失之千里。刚柔相济,损益相加,古人谓之“和”。是以心与意合,意与笔合,笔与古合,三者相通者,是谓“冲和”也。余论建祥兄之作,能得此“冲和”之妙者,盖三者相合,一意相通也。
      心静则神闲,气涵则笔清。孙过庭论书逸少之书有云:“当缘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建祥兄书作得此“清、静、和”三字之真谛,以虚写实,以实藏虚,其妙当在意趣之外,非但风规自远,亦能妙造于时也。然其书所不足者,正大之气象未能周全耳,余再假十年于建祥兄,信其书必能含弘光大,以证孔子“论乐”之语不虚也!

时在己亥夏日
于衡庐之下也


作品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