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天下‖中国第一书法互动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26785|回复: 123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5 10: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165424ym9bnrr0n8ztzynn.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疏野四风”书法作品展序
       胡抗美

     
  青年书法家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联袂在广东作一个书法展,取名“疏野四风”。展览取什么名好?四人进行过热烈的讨论。因为在广东展,有人提议叫“放怀岭南”;因为四人展有四种风格,四种声音,有人提议叫“之乎者也”;因为四人都善长草书,有人提议叫“草间道”。其实,这些提议都有点意思,不俗。诚然,如果展览名称出类拔萃,便会取得让人们对这个展览留下长时间的记忆的效果。可能是这个缘故吧,这个展览名称最终定为“疏野四风”。“疏野”为二十四诗品之一品:“唯性所宅,真取弗羁。控物自富,与率为期。筑室松下,脱帽看诗。但知旦暮,不辨何时。倘然适意,岂必有为。若其天放,如是得之。”我们不妨首先粗略品一品“疏野”的味道。“疏野”的特点——真率而无所羁绊。“唯性所宅,真取弗羁”,任其性,随其所安,主要讲天真自然而毫无世俗的种种羁绊。“控物自富, 与率为期”,随手取物,便觉富足不尽。“筑室松下,脱帽看诗”,生活真率自然,无拘无束。“但知旦暮,不辨何时”,说明心态完全是任性而为,无所顾忌。 “倘然适意,岂必有为。若其天放,如是得之。”这是庄子“天放”境界, 疏野之人与世无争,自得其乐。
  
      狂草书的性格属于“疏野”、“天放”一路,而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的草书属狂草一路。人们对这四名作者的草书有着不同的评价,但有一定是共同的,那就是狂。狂得人们不认识,狂得人们头晕目旋,于是乎找不到技法,找不到人们耳熟能祥的那些经验。殊不知,疏野天放是一种境界,除天份外,需要坚定而清醒的艺术立场,需要执着的审美追求和千辛万苦、艰难坎坷的努力方可获得。狂草有狂草的艺术规律,狂草有狂草的艺术语言,不是任何一个人想狂就能狂得起来的。既然狂是一种境界,那一定不是一个“狂”字可以了得,狂的背后一定有许多东西需要我们重新认识。

      狂草之狂,首先是势狂,它十分注重势的表现。所谓势狂,也无非在点画上强调相互之间的连贯,以表现势来势去的风彩。上一点画的结束与下一点画的开始由势连接为一个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结体的组合是点画组合的继续,一个字往往只有一个入笔和一个收笔,其他“入行收”均由提按顿挫所代替,而不是疯狂的划圈。结体中“入”与“收”的减少或淡化,加强了一气呵成的势的表现。章法上的连绵,为势的表现搭建了新平台。连绵作为一种形式,扩大了“字”的外延,丰富了形的内涵。狂草创作时视连绵线为造型元素,毫不犹豫的将连绵线纳入点画范围,同等看待,同等经营;“字”除结体造型的意义外,还被发展为长短不均的“组”和“行”。从而,通篇的第一笔直通最后一笔,更为重要的是前后相属,一脉相承。从四名书家展览作品看,他们的创作过程变成一个连绵时间展开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通过提按顿挫、轻重快慢和离合断续等各种变化,营造出了较为强烈的节奏感。他们的着力点不在于每一笔怎么写,每个字怎么写,而是聚精会神的将点画、结体全部纳入到一个时间展开的过程之中,该宽的宽,该窄的窄,该长的长,该短的短,该有的有,该无的无,该轻的轻,该重的重……一切变化都根据整体需要,都贯穿着势的统涉。

      第二,狂草的造型随机生发,远离了人们的习惯,少见为狂。变则新,变则狂,变得让人陌生,加上草书的特殊语言形式,往往给人以狂放的感觉。狂草尤其重视造型的变化,它的长短粗细,藏露方圆,大小正侧,可以说极尽变化,几乎没有一个相同的造型。不同的点画造型和不同的结体造型是在对比中产生的,同时也演绎着各种对比元素的对立统一过程。草书的连绵,模糊了字间距概念,因此也扩大了“字”的外诞,其结果必然出观一种新的偏长形造型形象;草书的行气摇摆,打破了行间距的旧有模式,丰富了行的表现形式,当摇摆导至行间距为零时,便出现一种块状结构——一种新的偏宽形造型形象。作品中新形造型形象的创造以及造型元素的对立与统一,一般情况下是随机应变的,自然、率意,和谐,给人以美的享受。所以,一件好的书法作品中所有的造型元素都在对立、冲突中谁也离不开谁,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草书的形式空间和时间特征一样,是不可重复的,它通过组合与对比等手段,使造型的视觉效果出现侧面感和立体感。综上,草书的造型随着时代的变迁,一直在变化着,冷柏青的“四壁一楼”对联和杨雯的滕王阁序长卷都在实践中体现了这一点。

       第三,狂草形融势,势造形,势是形的血脉,形不是势的外套。草书的任何一个造型都是活生生的,它的活力来源于势,没有势的造型就是离开人体的手足,虽有手足之名,却再也没有了生命。但是,书法的形有着特殊的审美价值,不能把它视为势的外套,想怎么换就怎么换,想怎么套就怎么套,要尊重形的价值。活生生的造型,依靠空间造型和时间节奏的结合,例如,碑与帖的结合。帖学强调时间节奏,碑学强调空间造型,怎么把它们结合起来呢?其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势的结合,无论符号属碑或属帖,但笔意和势是统一的。史焕全的“弄石临清溪”中,有楷书的、碑的入笔方法和正书的造型,但他创作的是一幅对比关系丰富的草书作品。另一种是强调碑帖各自的个性,利用强烈的个性进行对比, 实现空间造型与时间节奏的有机性结合。狂草的线形以曲、环、斜为主,狂草的书写速度以快为主,狂草的造型以连为主,那么,这些“为主”的特征,需要众多“为辅”的手段与之相平衡,这就为碑的出场留下空间。于是,在“为主”的秩序中偶然使用碑的符号,一定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下笔即是碑的写法,强调造型,强调空间关系,紧接着就去寻找碑帖结合的切入点,逐渐由点到线,巧妙而自然的由沉雄凝重,转入连绵的,跳跃的时间节奏之中。这种“为辅”的形式,丰富了对比关系,拉大了对比反差,从而使作品的内涵更加丰富,作品的视觉效果更加精彩。

      第四,狂草中空白造型与笔墨造型同等重要。书法与实用脱钩独立为一个艺术门类之后,需要对其造型元素进行重新认识。在刘剑波的一些草书作品中出了大面积的空白,这空白,不再是被黑分割后的“余羹”,实质上担当起了造型的重任,白与黑变成了平齐平坐的关系, 丰富了黑白对比的内容,它们具有同等重要的审美价值。冷史杨刘的草书还有一个萌芽在生长,那就是对“空白”使用时那种似有似无的自觉性。他们似乎注意到点画内、结体内、结体间、行间及周边空白的特有的审美功能。在他们的作品中,空白或大或小,或方或圆,其精美的造型作用毫无疑义,不可或缺。空白造型与笔墨造型产生关系后,观众在欣赏作品时,那些造型及组合对比后的关系成为了视觉的主角,人们不再从点画和结体切入,也不再从识读文本的方式切入,而是关注笔墨与空白所构成的那种势,那种力,那种动感,那种节凑等。

       第五,狂草作品的墨色变化由平面向深度空间扩张。 书法史上,王铎傅山将墨色审美夸张到一定高度,但是,他们的夸张依然是平面的。我们从孙过庭“带燥方润,将浓遂枯”,姜夔“燥润相杂,以润取妍,以燥取险”的论述可以看出,古人虽然也讲究墨色变化,但重点是燥、润类对比,以及对比后出现的不同视觉效果。我们通过分析冷史杨刘四位作者的作品,同时也结合当下中青年作品来看墨色的深度变化,可以这样说,我们这个时代的创作把墨色的反差程度作了进一步夸张,并在原有表现的基础上,营造出了空间的深度感。浓墨凸显出一定厚度,淡墨与之在视觉上出现一定距离,一前一后,一远一近,一深一浅,从而使墨色不仅平面的呈现浓淡枯湿程度的对比,而且由于墨色停留时间不同和合理重复部位力度不同,墨色产生了视觉层次感。另外,在淡墨区域叠加重墨造型,以淡墨为底色,为背景,往往取得“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立体效果。古人在墨色变化方面给后人留下了广阔的领域,需要我们去探寻,去挖掘。古人涉猎墨色深度空间的实践和理论研究相对少一些,或者研究的不深、不够广泛。例如,墨色作为调整作品疏密虚实的重要因素;蘸墨的频率作为创造作品节奏感的重要手段等,都是在新时期书法创作与理论探讨中才被重视的。还有,作品中不同的墨色区域,从整体上观察,它们的空间层次是错落有栉的。在空间层次上,淡墨区域无论分布在作品中的哪个部位,但它们都处在同一个视觉层次上;浓墨区域也一样,在作品中同样会形成自己的视觉层次。这些不同的层次遥相呼应,并构成大于点画、结体造型的新的意义上的图形。这些在传统墨色理论中都是极为少见的。

      通过以上几方面分析,如果依然肯定他们四人的草书很狂,我相信就不会再去向他们讨要技法,讨要旧有的经验,因为这些东西没有被机械的表现而被他们融化了。既如此,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冷史杨刘的草书作品给人以许多新启示,但无论新启示有多新,其表现形式都是传统的。所不同的是,他们的创作理念在努力的体现时代文化发展的需要,他们的创作实践在努力的顺应时代脉博。在艺术创作中,只要把握和遵循了艺术规律,其艺术作品一定会得到社会的认可。书法艺术创作的规律,重点表现在形和势的变化上。相信这四位作者一定能够坚守书法传统,继承光大书法传统,锐意改革创新,大胆探索求变,以对书法艺术高度负责的精神,不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艺术的大发展大繁荣。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P124003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P124003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P124010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中国书协理事,深圳书协主席陈钦硕先生主持开幕式——


P124011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10: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程报道】疏野四风——冷柏青、史焕全、杨雯、刘剑波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幕

P1240114.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书法天下 ( 粤ICP备09215177号-2网站总访问量统计

GMT+8, 2017-4-27 03:33 , Processed in 0.47652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