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天下‖中国第一书法互动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搜索
养蜜蜂网养蜂网养蜂蜂蜜土蜂蜜蜜蜂养殖

[遨游墨海]——严建峰草书网络展

发布者: 苦香斋主 | 发布时间: 2019-12-28 21:33| 查看数: 561| 评论数: 28|帖子模式

1.jpg                                                                                                                                                                                                                                     严建峰,笔名翔宇,号苦香斋、逸风、尚古草堂,男,汉族,陕西乾县人。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大专班。现为陕西省书协会员、咸阳市青年书协常务理事、昆仑书画院培训部副主任、书法天下网版主。书法作品:
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今日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邀请展”二等奖;
首届“六品堂”全国青少年书法大赛一等奖;
首届咸阳市青年书法篆刻展优秀奖(最高奖);
“中国杨凌杯”陕西农民书法大赛二等奖;
第二届陕西省社区文化节三等奖;
九成宫全国书法大赛优秀奖;
陕西省“慈善杯”书法新人新作选拔大赛优秀奖;
白居易奖.首届全国书法篆刻大赛入展;
全国第六届新人新作展入围;
当代书法名家千字文作品邀请展入展;
陕西省第三届书法篆刻展入展;
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书法篆刻作品展入展;
第一届“”西安碑林奖”全国书法作品展入展;
首届全陕青年书法篆刻大展入展;
首届、第二、三、四、五届“观音山杯”全国书法艺术大展入展;
陕西省首届书法篆刻临帖展入展。

最新评论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1:35:25
                                                                                                沉稳中求灵动   圆润里显性情
                                                                                                    ——记严建峰先生书法追求
                                                                                                                               文/杨景龙
       在中国传统艺术中,书法恐怕是最讲求品性和气质的一种艺术了。所以古今书论者在谈及书法之道时,总是把书法与作者的品性、修养、情趣一并谈论,于是便有了“人书俱佳”或“人书相映”之说。这种强调书法家自身与作品之间相因关系的理论,其实是在凸现书法家个体精神修养对书法艺术的精神高度的培植与提升。最早知道严建峰先生是来京办事的乾县乡党给我推荐过他,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严建峰先生,时间不长的交往中,严建峰先生不是一位善于鼓吵或游走水面的人。他独守青灯,临池苦练,沉溺墨香,远离喧哗,苦苦探求书法艺术真谛的艺术态度,成就了他朴拙清逸,浑厚圆润,了无俗气的书法品性。
        书法艺术是儒家文化的一种范式,于是谦卑、内敛,注重书法艺术的灵魂修炼,便成为衡量一个书法家精神高度的尺度。严建峰先生自幼酷爱书法,近年来遍临古今名家碑帖,苦练不辍。在他看来,真正的艺术来自于作者心灵与书法精神的神性相遇。这种相遇不可能似俗人的求仙问道,绝对不是靠目的性和功利性可以完成的,而是书法家灵魂与书法艺术精神的相互照耀。因此,除了真正的天才以外,一般人要目睹神圣艺术之光的途径,只有用自己的心灵和灵魂揣摩、遥望,进而最终接近和抵达。正是基于这种思考,严建峰先生在开始真正的艺术求索之际,便似一位虔诚的圣徒,不厌其烦地读帖临习。严建峰先生师从兰亭奖获得者陈天民先生门下学书数载,书艺大进。笔墨酣畅,情意飞扬,然而逾是用心临习,自己的内心就愈加平朴宁静。到了最后,他所能感受到的,是渗透在笔墨内部的传统人文精神对自己的照耀和升华。
        中国书画艺术本来就是历代文人写作之余修心养性之物,所以没有足够的文化贮备,纯粹为写字而写字,只能成为“书匠”,其作品必然缺少精、气、神。所以写字之余,严建峰先生多年来一直坚持读唐宋八大家散文和历代名家词赋,为自己的书法艺术积累养分。让自己的书法作品多一些书卷气,少一些俗气;多一种俊逸潇洒,少一种做作枯燥,这正得益于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膜拜之情。书法本身就是一种文人化特质非常明确的艺术,成就一个书法家的根本因素在于笔墨,而笔墨的灵魂是书法家的精神修养和知识素养。严建峰先生深知中国书法艺术的“笔墨”的实质其实就是书法家的人格品性,所以平时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钟爱,恰巧成就了他书法作品中含蕴古风又风骨自见的个性风格。而且这一个性使他的作品呈现出拙中见智,于沉稳中求灵动,在圆润里显灵性的特质。品读严建峰先生的书法作品,我们能从其清逸洒脱的笔墨里体味到传统人文情怀里最让人回味的古朴脱俗之气,而且品之逾久,韵味便愈加十足。
        如果要说不足的话,严建峰先生在创作书法作品时,还需锤炼对其书法神韵的滋润与陶冶,在结字、运笔上,要表现出一种沉稳节制,浓淡跌宕的个体风貌。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应该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怀有敬仰之心,膜拜之情,悉心揣摩,用心体会,才有可能将前人的艺术精神化为自己创作的精神因素。
        一种追求,一种信念,矢志不渝,风雨过后愈加坚定深远;
        几度繁锦,几度辉煌,胸怀坦荡,洗尽铅华彰显大家风范。
                                              (作者系原中国文化财富研究院院长)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1:37:15
                                                                                                                       严建峰和他的草书
                                                                                                                                             文/卞朝伟

认识严建峰,也许是一种偶然,或者,是偶然中的必然。原因是我们素昧平生,却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喜欢弄墨,喜欢作文写字,更主要的,喜欢草书。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收藏者或者书法爱好者,有读字的习惯,很偶然,从《书法报》上看到严建峰的名字,当然,吸引我眼球的还是他的书法作品。一看作者竟然是乾县的,竟然写的是草书,竟然写的如此洒脱、有味,我就记住了严建峰这个名字。当时就有种感觉,也许有一天我会和他相识。因为这让我深深地感到,乾县这块地方,继陈天民老师和唐永平老师写草书之后,还有一个后起之秀严建峰。
后来,也记不起来,我们从哪里加了QQ,多少有了交流。所谓的交流,一般也就几个字,多是我向他请教。那时候我也学书法,虽未谋面,却经常请他指点,他没有多余的话,寥寥数语,往往让我中枪,受益匪浅。我的书法和临帖水平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有了很多提高。所以我一直叫他严老师。
再后来,江苏来了一位大学的书法老师,大家聚会,严建峰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严建峰。他个头不高,衣着朴素,貌不惊人,话也很少。如果走在大街上,大家很难相信他会写字,而且会写一手漂亮的草书。酒桌上的他,酒量很厉害,厉害到让人替他担心的程度。用海量来说也不为过,一瓶酒,几乎叫他喝了。在别人担心的目光中,他轻描淡写地一句,没事。竟然真的没事!烟也抽的很凶,有时候嘴里吐出的烟雾会遮住他的半边脸。还好,这个朦胧的形象,多少给了我一点艺术家的感觉。虽说话少,但一说到书法,他忽然就来了精神,崩出几句话,让人耳目一新,举桌哗然。餐后我们去青少年宫交流。在书法圈子,有一个非常见惯的潜规则现象,就是大家交流写字,谁第一个开笔,往往多有推辞。个中原因,就不用说了。严建峰没有丝毫推辞,自信满满,第一个提笔,挥毫泼墨,一张小六尺,几分钟完成。挥运之气,跃然纸上,迎来一片叫好之声。江苏来的老师给每个人现场做了点评,给他的评价最高。
从这之后,我们就有了交往。建峰比我小几岁,相熟之后,我叫他严老师,他称我哥,亦师亦友,其乐融融。我经常约他喝酒,交流心得,他也从不推辞。酒逢知己,他话也就多了。通过聊天,我知道他师从陈天民老师,唐永平老师。他刻苦好学,是陈老师班上的优秀学生。他开始从《书谱》学习草书,临帖几乎到了乱真的程度。他临的《书谱》长卷,被甘肃一位藏家高价收藏,同时那年,他也顺利入展首届陕西省书法临帖展。通过聊天也知道,他家境贫寒,为了生计,常年四处奔波。有一次我去他家,他住的房子是不久前新盖的,没有装修,家徒四壁,甚至连室内门都没有安装。唯一显眼的,是一张巨大的书案,那也只是一整张木工板,用一个铁架子支起来。他说,写字把个家都写烂了。无论谁听了这话,都会心痛。可就是在这样的房子,建峰完成了很多获奖之作。乾县很多酒店、画廊悬挂的他的书法作品,也是在这张书案上完成的。当然,很多朋友都向建峰伸出了援助之手,给予他资助,希望他能够坚持下去,走得更高更远。在这里,有一件事是绕不过去的,就是我们敬爱的著名书法家陈天民老师,在他办的书法班里,三年时间,陈老师没有向他的学生严建峰收过一分钱学费。这是多么伟大的人格魅力啊。
写到这里,我几乎不想再写下去。也许因为感动,也许因为难受,或许,我想换一种心情。近年来,建峰涉足大草创作。大草是书法中的一座高峰,是艺术的巅峰。从古至今,大草书法家屈指可数。既然是高峰,就需要付出更多更艰辛的努力。虽然在大草创作上,我们有过争执,有过分歧,也有过共识,我相信,这都是一种推动。在我认为,建峰更注重于帖学技术的层面,如果在“道”的认知方面能有所突破,有所提高。我相信,建峰的大草书法创作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会进入一个更高的艺术层面。
这篇文字写完之后,因为多处提到陈天民老师,征询陈老师的意见。陈老师很快给了回复,谆谆之语,感人肺腑。我把陈老师的这段话作为给建峰的寄语:“人言:得天下英才适育之,一乐也。建峰是个好学生,写草书有感觉,这些年也从技术方面有了一定积累,假以时日,进步可期。确实因为生计而影响学业,但我相信在巨大的压力下更有可能产生相应的动力。所以我认为目前建峰的主要环节在于书法艺术系统知识的学习和学养文化的积淀,使他的书法提高到更高的水平。至于我对建峰的帮助,是微不足道的。”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1:45:17
99.jpg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1:47:28
                                                                                                                                  遨游“墨海”     

                                                                                                                                             文/严建峰

        我的业余生活以研习书法艺术为主。法国作家左拉有句名言:“生活的道路一旦选定,就要勇敢地走到底,决不回头。”
        既然选择了书法,就必须脚踏实地,艰苦耕耘,奋力登攀。我从小就喜欢涂鸦,幼稚地认为书法就是写好汉字。1997年,我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大专班学习了三年,但因忙于生计,学习也常有搁浅,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浪费了好多年光阴。机缘巧合的是:从2004年起,我师事于兰亭奖获得者陈天民先生,学习书法数载。初以《书谱》为范本,学习掌握草书的用笔方法、结构规律、墨色的变化和章法布局的处理,以及它们表现出来的律动神韵。后又参悟其它传世经典法帖碑刻,临池不辍,而今渐悟书法真谛矣。
        书法是一门高雅的艺术,“无色而具图画的灿烂,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引人欣赏,心旷神怡。练习书法,能忘忧解愁,修身养性,催人高洁,使人进入“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境界。的的确确是人生一大乐事!您看那一幅幅传世经典法帖,是书法家用毕生的精力所写的上乘之作,她是书法家的笔下流泻出的优美线条,又会引起观赏者的情感体验,感悟到一种生命气象,运动意味,令人浮想联翩……
        书法既给我带来欢欣和愉悦,同时也给我带来痛苦和彷徨。这种既爱又痛的感觉,让我割捨不得,对其朝思暮想,心慕手追,乐此不彼。尤其是在进行创作书法作品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让人刻骨铭心!
        记得陈老师曾告诫我们:书法乃寂寞之道、清贫之道;其实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学书纵未成名,到底人高品雅”;“克己修身”在当今浮躁的社会已显得微乎其微。但是,书法早已融入我的血液,我宁愿远离这浮躁、喧嚣的社会,也要守住这份寂寞和纯真,在书法艺术的殿堂里品味独特的人生。
        在追随古圣先贤的书法殿堂里,我犹如一位毫不懈怠的旅者,不停地跋涉,吸收,学习,前行着。他们给予了我无限的动力和信心,也充实着我每一天的翰墨情愫,绽放着生命的奇葩。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1:54:28

98.jpg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2:00:26
2.jpg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2:03:15

3.jpg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2:05:02
4.jpg
苦香斋主 发表于 2019-12-28 22:05:48

5.jpg
123下一页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书法天下 ( 粤ICP备19011136号网站总访问量统计

GMT+8, 2020-1-18 12:06 , Processed in 0.6446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